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邻家娇妻超市被姦

邻家娇妻超市被姦

时间:2018-08-09 曾柔是位小学教师,性情温和、心地善良、体态丰腴、容貌秀美。虽然她已经27岁,是一个孩子的母亲,但却长了一张清纯无比的脸。 这是一张能引诱男人犯罪的脸。 星期天,曾柔领着自己4岁的儿子逛超市。超市里人山人海,曾柔碰到不少学生和家长,寒暄问候是少不了的,让她很反感。于是领着儿子专挑人少的地方,反正也不买什么东西,只是逛逛。 在超市的角落里有一块卖图书的地方,人最少,曾柔便走到这里。两排高高的书架挡住了人们的视线,曾柔觉得安静了许多。儿子自己在地上玩着游戏,曾柔则在书架上浏览。 一本关于夫妻生活的书吸引了她,他们夫妻结婚七八年了,虽然感情很好,但性生活随着孩子的长大而变得平淡,新婚时的激情早已找不到了。曾柔想从书里找到答案。 这是一本很开放的日本科普图书,不仅有各种性交姿势的介绍,还配有清晰的画面。曾柔感到很好奇,一页一页仔细翻看。书中介绍了200多种性交姿势,大多数姿势,曾柔想都没想过。 「原来这样也可以!」她喃喃自语,回忆起刚结婚时和丈夫的激情,感慨万千。书中的画面不仅刺激着她的视觉,也让她有了生理反应。「男人的那根东西还有这么大的!」曾柔感慨着,「是不是只有外国人才这样呢?」她长这么大,除了老公和儿子以外,从未见过其它男人的下体,她一直以为老公是很雄伟的,但和这些图片相比,老公的东西太小儿科了。 「这么粗大的东西如果插进去……」曾柔觉得脸上有些发烧,「我怎么有这么下流的想法?」她告诫着自己,但好奇心还是吸引着她继续看下去。渐渐的,曾柔感到下体有些湿润,她脸红了,四下看了看,除了儿子趴在地上欢快地玩着,没有其它人。她放心了,紧紧夹住双腿,继续翻看。 她没有注意到,一双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久了。 因为天气热,曾柔今天穿了一件短小的像睡衣一样的吊带连衣裙,丝袜也没穿,双臂和大腿都露在外面。她不仅皮肤白皙而且十分性感,吸引了好多男人的目光。其中一个30多岁的男人,一直偷偷看着她,眼光甚至想透过她的衣服。 曾柔完全被这本书吸引住,书中大段的性描写让她呼吸沉重。她逐渐进入忘我的境界,似乎正在感受被男人抚摸的快乐。 「哦……」曾柔惊呼了一声,天啊,她突然发现,幻想居然变为现实,一只手正在摸自己的臀部!她正要喊叫,只听身后的男人低声说,「别动!不然撕烂你衣服!」曾柔惊恐万分,「万一被撕烂衣服,超市这么多人,还有自己的学生……」她不敢想下去,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 那男人很得意,加大了手上的力度。曾柔心里怦怦直跳,眼睛往两边看了看,没有别人,只有儿子仍在地上玩着,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。 男人得寸进尺,撩起曾柔的短裙,双手一前一后伸进她的内裤。「太太,你流了好多水。」他说。 曾柔羞得无地自容,这本书让她的下体成了河,更让她难受的是,一个陌生男人的手正在非礼自己。 「我该怎么办?」曾柔还没有想到主意,便听到「嗤」的一声,内裤已经被那男人撕破,紧接着下体一凉,内裤离开自己的肉体,到了那男人的手中。 「啊!」曾柔一声低呼,除了丈夫还没有别的男人脱过自己的内裤。 「你干什么?」她惊恐地问。 那男人把她的内裤塞进口袋,说:「我留个纪念。」曾柔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那男人的双手又袭上自己丰满的臀部。曾柔想躲开,男人用力抓住她,把她顶到书架上,然后,解开裤链,掏出阳具顶了上去。 曾柔腰部较高,给那男人提供了很好的机会,他把粗大的阳具放到她的两片屁股之间摩擦。 「他要强姦我!」曾柔想,「决不可以!」她迈开右腿想逃,那男人不失时机地将自己的一条腿插入曾柔双腿之间,双手抱住她的腰。曾柔一动也动不了,感觉一根火热的阳具已经接触到自己的蜜穴。 「放开我!」曾柔怒道。 「别出声,太太。」那男人说,「你不想让别人看到这样子吧?」他又威胁道。 曾柔不敢再大声说话,低声道:「你下流!」「我下流?」那男人说:「太太,你自己呢?」他用阳具摩擦着曾柔的蜜穴,曾柔的蜜汁都粘到他的阳具上。 曾柔还要挣扎,那男人双手向上一推,将她的短裙撩到胸部,又一用劲,将她的胸罩推倒脖子上,露出她的柔软的双乳。 曾柔大惊失色,自己这个样子简直就是全裸。过度羞急,让她力气全失,只得听从摆布。 那男人趁机脱掉她的胸罩,也塞入自己口袋。双手贪婪地玩弄着曾柔的乳房,下身一挺就要插入。 「决不能被他插入!」曾柔想到这里,拚命扭动着屁股。 「别让孩子看到!」那男人说。 曾柔一愣,停止了动作。「是啊,让孩子看到就……」她痛苦地想。斜眼看了看孩子,他正无忧无虑的玩着,并不知道母亲正在遭受强姦。 那男人把曾柔的衣服放了下来,盖住两人裸露的下体。曾柔心里稍稍安慰,一鬆懈的剎那,那男人一推她的上身,使她臀部翘起,挺起阳具插了进去。 「哦……老公,对不起,我被你之外的男人插入了」,曾柔低声惊呼,感到那男人阳具比自己的老公粗大了许多,下身立即有了一丝快感。 男人开始了抽插,曾柔感到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刺激。 「他怎么会这样粗大,老公的阳具跟他简直没得比!」曾柔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,只能拚命咬住嘴唇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,心中暗暗祈祷,希望他快一点结束。 那男人也不敢太放肆,一边插着,一边四下看着,害怕有人来。这种在公共场合的强姦,虽然很刺激,也很舒服,但他还是不敢耽搁时间,下身一鬆,在曾柔的蜜穴里射出一股浓精。 曾柔只觉得蜜穴里的阳具突然涨大,紧接着一阵猛烈的跳动,一股浓稠的液体有力地喷在花心上,一阵不可抗拒的快感从花心涌向全身,蜜穴里的嫩肉一阵阵收缩。曾柔竞在超市的书架上被人强姦到达高潮。 那男人的阳具在曾柔的蜜穴里又抽了几下,把精液彻底射乾净,才恋恋不捨地放开曾柔。 「太太,你太性感了!」他讚歎着,「以后有机会我们好好干一次。」他说完就拉好拉链,走开了。 曾柔不敢停留,抱起孩子向超市门口走去。这个星期天对她来说就是噩梦,她甚至没看到和自己做爱的男人是谁。更难堪的是,自己的胸罩和内裤都被那男人带走了。 「必须赶快回家!」曾柔想。 曾柔刚刚跨出超市的交款台,两个保安突然拦住她。「太太,请您先付款。」「付款?」曾柔怔住,这才发现报警器响着。「我没买东西。」她说。 「太太,请您付款。」两个保安依然客气地说。 曾柔有些生气,「你们干什么?我又没拿东西!」两个保安互相看了看,「太太,请您跟我们到保安处来一下。」曾柔很生气,但看到已经有人围观,又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下身还赤裸着,那男人的精液正顺着大腿流下来,没办法,只好说:「好吧,去就去。」曾柔跟着保安上了四楼的保安处,保安处只有一个男人。 「李处,有位太太拿了东西不交钱,我们把她带来了。」那位李处长抬起头,看到曾柔的时候眼睛一亮,上下打量了一下,「就是这位太太?」他问。 曾柔被他的目光看得脸上发烧,赶忙说:「我没拿东西。」「是吗?」李处笑了笑,指了指曾柔的孩子说:「这是什么?」曾柔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儿子手里还拿着一只计算器,自己走得匆忙没有注意,怪不得报警器响了。 「这……」曾柔愧疚地说,「我没注意孩子,真对不起!这样吧,我买下来。」她随手摸了摸,突然想到自己并没有带钱,不禁僵住了。 两个保安得意地看着她,那神情分明在说「早就看出你是个小偷,还装蒜。」曾柔脸红了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 「这样吧,」李处说,「我们通知您单位,让他们来领您回去。」「不不,不要这样。」曾柔急道,心想假如让学校知道了还不丢死人。 「噢……」李处沉吟着,「这就不好办了。」对两个保安说,「你们先把孩子领到里屋去,我和这位太太商量个办法。」又对曾柔说:「您看呢,太太。别吓着孩子。」曾柔一听,虽不愿意,但也没办法,只好答应。 两个保安带了孩子,「卡」的一声关上门出去,屋里只剩下曾柔和李处。 李处坐到桌子后面的椅子上,点上一支烟,上下仔细看着曾柔。 曾柔站在屋子当中,十分尴尬,不知李处看什么。又想到自己只穿着一件短裙,更不好意思,随手紧了紧裙子的下摆。 「太太,」李处声音有些发颤,「我必须对您进行检查。」「检查?」曾柔生气地说,「我不答应呢。」她对李处有些反感。 「您必须答应。」李处说,「否则,我只能通知您单位。」曾柔一点办法也没有,「你要怎么检查?」李处说:「我要看看您的衣服里是否还藏着其它东西。」「什么?」曾柔说,「你这是侵犯人权!」「没办法,太太。」李处不容置疑地说,「请您站到我身边来!」曾柔犹豫着,自己下身还光着呢,转念一想,他不敢在这里对自己怎样,就走到他身边。 李处还是上下打量着曾柔,短裙裹不住她婀娜的身躯,她的婴儿般的娇好面容让人产生许多遐想。李处伸出手,在曾柔身体两侧摸了摸。 「转过身去!」他命令道。 曾柔有些不满,他分明是趁机沾自己便宜,但还是转过了身。 李处的双手先是放到自己的脖子上。「这里能藏东西吗?」曾柔想。 李处的双手滑到她的后背抚摸着。「他肯定发现我没戴胸罩!」曾柔想。 李处的手又滑到她的柔软的腰部。曾柔感到一丝慌乱。 李处的手继续下滑,摸到她的丰满的臀。「他根本不是检查!」曾柔想。 李处的手没有拿开,而是继续摸索。「他发现我没穿内裤!」曾柔想到这里,动了动。 「不许动!」李处命令道,双手还在摸着,而且一左一右托住她的两片屁股。 曾柔浑身颤慄,打开李处的双手,转过身说,「你要干什么?」李处笑了,「检查,太太,您里面什么也没穿。」曾柔满面通红,「我要告你骚扰!」「好啊!」李处哈哈大笑,「太太,您看看这是什么?」他一点遥控器,大监视屏上出现超市的画面。李处选了一下,画面出现两个人的身影,一个男人正抱着一个女人。那女人正是曾柔。 「啊!」曾柔一声惊呼,画面中的她正被那男人撩起衣服,自己几乎是全身赤裸。然后是男人插入自己的情景,自己躬着上身翘着屁股,还配合着那男人的动作。 「你……」曾柔看着李处,一脸恐惧。 「怎么样,太太?」李处笑嘻嘻地说,「我要告您卖淫。」「不,我不是!」曾柔痛苦地摇着头,「我被他强姦了。」李处又笑了笑,「您好像也很舒服啊,您并没有反抗。」他又调整一下画面,屏幕上出现阴茎出入阴道的情景,曾柔的阴道泛出的蜜汁清晰可见。 「太太,要不要叫您老公和您单位的同事一起来开开眼界啊?」李处得意洋洋地说。 「不不!」曾柔拚命摇着头,说:「我求求您,千万别告诉别人,您让我干什么都行。」「是吗?」李处说,「你应该知道男人需要什么。」说完突然抱住曾柔,揽到自己怀里。 曾柔开始挣扎,但力量很小,她知道要想让这个男人放过自己是不可能的,但再次被强姦的滋味并不好受,况且如何对得起丈夫,她必须挣扎。 李处抱着曾柔亲吻,双手则上下乱摸。曾柔刚才在书架前被强姦的高潮余韵还没有完全消退,这时候再次被一个男人抱住乱摸,立即乱了方寸,一股强烈的慾望猛然袭来。 「脱光衣服!」李处命令。 曾柔没有答应,让她在别的男人面前脱衣服真比杀了她还难。 「你想不想要录像带?」李处诱导她。 曾柔呆呆地站了起来,双目直视前方,眼睛里含着泪花,「好,我脱,我脱。」她抓住短裙的下摆,使劲向上一撩,立即全身赤裸地呈现在李处面前。 李处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彩,面前的这个女人皮肤细腻、体态丰满,充满着诱惑。他甚至觉得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女人,因为这样的女人只在他的梦里出现过。 「趴到……桌子上!」李处用颤抖的声音说。 曾柔没有动,她的大脑一片混乱。 「趴下!」李处又说。 曾柔停顿了一分钟,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。 李处站到曾柔的身后,从后面欣赏一个裸体女人格外刺激,特别是曾柔这样的女人。她的后背那么光滑,她的腰肢那么细软,她的臀部那么浑圆,她的双腿那么修长,她的蜜穴那样饱满……李处快速脱掉自己的裤子,他的阳具早已经一柱擎天,甚至分泌出不少汁液。他迫不及待地伏到曾柔的娇躯上,阳具顶到她的屁股之间,双手抚摸着她的身躯。 曾柔感到李处阳具的火热,他的抚摸也让自己心跳。「不行,我要坚持住!不能再对不起老公了。」曾柔反覆提醒着自己,「被强姦不要紧,这是被逼的,但不能配合这个男人,这是底线。」然而,李处的抚摸真是要命,曾柔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小腹滑向下体,李处的阳具还在阴户外摩擦着。 「哦……」曾柔感觉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,她轻轻翘起脚尖,希望离开李处的阳具,然而李处却趁机轻轻一送,将阳具插了进去。 「啊……」曾柔一声惊呼,臀部一鬆,阴户将阳具整个吞了进去。 李处开始了快乐抽插,曾柔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,不由自主地渐渐配合李处的动作。 「老公,对不起!」曾柔暗道,「我克制不住了,又被另一个男人插入了!」李处足足干了半个多小时,而曾柔这时已经伏下上身,完全沉醉于性交的享受之中。 李处终于完成所有动作,在曾柔蜜穴里射精。而曾柔则全力无力在伏在桌面上,当李处的阳具抽离她的阴户时,都无力坐起,任由白色的精液从阴户中缓缓倒流出来……曾柔带着儿子离开超市时,真是欲哭无泪。她今天到超市本不是来买东西的,没想到却用子宫装满了两个男人的精液回家,而且曾柔最终没有得到想要的录像带,李处执意要她明天来取。 曾柔知道明天意味着什么……那是无情的姦淫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他的粉臀